快递业2022,准备好迎来一场立体的竞争-凯发k8

2022-01-02 10:13 haochi
           
“转折”,快递咨询机构双壹咨询总经理龚福照用了这样一个词形容刚刚过去的2021年。
2021年,快递行业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件:从年初的业绩暴雷,4月开始的政策拐点,下半年开始修复的单价以及突破千亿的规模。
上述一些事件在过去数年内鲜有发生,比如快递单价的修复;而另一些事件,则需要以十年为时间尺度来度量,比如监管的转变。
这些具有拐点意义的变化势必影响了市场的竞争格局。“进与退、逆势与混沌”,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这样形容疫情中快递市场竞争的变化,在赵小敏看来,一些头部企业把握住了市场变化的节奏,在不断进攻,而还有一些企业可能面临着“还要不要做下去的”选择。
在过去若干年中,通达系快递公司的竞争态势不断变化,其中一些公司曾取得过短暂的竞争优势,但在胶着的电商快递市场中,高度的同质化使得未能有一家企业脱颖而出。
在赵小敏看来,从2021年开始,市场占有率和业务量已经不再是衡量快递企业竞争的第一指标,快递业的竞争也不再仅局限于电商市场。航空运输能力、国际物流、供应链物流等等新的市场和新的维度将会决定这场胶着竞争的获胜者。“明年会是竞争分化的一年”,赵小敏说。
政策变奏
2021年3月,义乌快递协会在调研的基础上出台了《关于维护行业平稳有序,推进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旨在加强市场主体自律和快递小哥合法权益保障。
义乌是快递业重要的产粮区,也是快递业价格战的核心区域,在2020年义乌的快递单价一度跌破1元。
4月29日,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进行了一次调研并开了两场会。该日上午,马军胜在上海与7家品牌快递企业主要负责人就快递小哥权益保障问题进行了专题座谈;当日晚,马军胜又召开了一次国家邮政局党组会议。
上述会议的主题围绕快递小哥权益保障以及快递业的高质量发展。
同月,浙江省政府审议通过《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草案)》,规定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等手段阻断快递经营者正常服务;平台型快递经营者不得禁止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限 制其他快递经营者进入。
这份草案在2021年9月通过后将于2022年3月1日起施行。
2021年7月,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提出要制定《快递末端派费核算指引》和《快递员劳动定额标准》。此后,市场监管总局也发布《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界定低价倾销行为及相应的处罚标准。
上述政策涉及多个部委,而在地方,浙江、江苏、湖南等多地邮管局也针对整顿无序低价竞争做出了部署。
政策的转变并不仅仅针对市场的无序竞争,同时还包括服务质量、安全、快递员待遇等多个方面。
数位快递行业人士发现在2021年监管要求更为严格和审慎,比如一些服务方面的问题,以往可能采用罚款或者警告的形式,但2021年可能会面临网点的停业整顿。
政策为何会在2021年出现这样的变化?
原中国邮政集团上海研究院院长,现上海市交通委科技委邮政快递专业委员会主任周焕德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我国快递业飞速发展的同时,亦出现了为了抢占市场占有率而不健康的低于成本价揽收的恶性竞争。
在周焕德看来,这种竞争严重搞乱了中国快递业正常的市场秩序。引起了国家相关管理部门、国内邮政快递业界的专家学者和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大家对这种现象纷纷表达了强烈反对声,并要求国家相关管理部门出手监管。2021年,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研究和酝酿,国家政府相关部门以及地方邮政管理部门出台纷纷相关规范、地方人大通过管理条列等形式,着手来整顿中国快递市场秩序,健康发展中国快递业。
竞争态势
政策对于市场无序竞争的监管很快得到了反馈,在2021年下半年,快递单价开始修复,一些快递公司的单票价格出现了连续数月的同比正增长。
2021年3月以来,同城快递单价增速波动在-10%左右,异城快递单价增速由-26%稳步回升至-8%,降幅均有所减小。
义乌地区行业快递10月票单价2.94元,自2020年2月份以来首次实现同比正增长,自2021年5月份以来已累计环比提升0.27元。企业层面,中通快递21年q3快递票单价1.17元(不含派费),环比二季度提升0.02元;韵达股份10月份快递票单价2.17元 (含派费),自5月份以来已累计环比提升0.15元;圆通速递10月份快递票单价2.29元(含派费),自5月份以来已累计环比提升0.25元;申通快递10月份快递票单价2.11元(含派费),自5月份以来已累计环比提升0.04元。
据此,浙商证券在行业研报中认为今年二三季度随着政策的出台,价格逐步呈现回归良性态势,在政策管控及价格回归之后,即将进入价值修复的最本质层次即盈利修复层次,并预期,21年q4以及2022年行业整体盈利拐点向上,单件盈利修复叠加规模增长或将带来业绩高弹性。
多位快递行业人士认为上述单价的修复并不仅仅因为政策的因素,同样也有市场的逻辑。今年一季度,顺丰、申通等快递公司业绩出现波动,此后,行业逐渐开始“纠错”,这次价格的修复也是行业逐渐调整的过程。
“对很多头部快递企业而言,只要不连续犯错,就还有机会”,赵小敏表示。
在过去的多轮竞争中,快递头部企业特别是通达系快递的排位不断变化,但是始终未能有一家能够真正拉开差距,“为什么落后的人还能追上来,只能说竞争对手也在不断犯错”,赵小敏表示。
但在接下来的竞争中,这种追赶或许将变得更为困难。
赵小敏提示了一个更广阔的竞争图景,在传统快递企业外,应该被观察的还有中国邮政、京东、菜鸟等企业,“中国邮政今年的活跃是大家都能看到的”。
在赵小敏看来,从2016年的上市潮至今,快递企业已经拥有了一个充足的窗口期,到了这个节点,需要比拼不再仅仅是业务量,需要竞争的市场也不再仅仅是电商快递,在新的竞争中,做出正确的战略选择更加重要。
“丰收”与“分化”
一位快递行业从业者认为2022年会是丰收的一年。他的依据在于一方面2021年是一个“低基数”,另一方面,政策对于消费的推动,会让消费环境趋于改善,从而带动物流行业的增长。
2021年,中国快递迈过了千亿大关,在疫情中维持了亮眼的行业增速,2022年还能否维持这样的增长?
龚福照预测,2022年快递会从增量竞争转向存量竞争,增速会明显放缓。这种增速放缓叠加上此前一轮上市公司在产能方面的资本开支高峰,市场有可能从产能不足向产能过剩转变。
在赵小敏看来,2022年总量的增长会否维持,还在于消费的政策会不会发力。在赵小敏看来,即便是总量增长不如预期,企业的资本开支依然要维持,不过需要投向更精准的方向。
几乎所有的采访对象都提及了市场竞争逻辑的变化,比如服务、环保,这都因素都将在未来的竞争中扮演重要角色。“这不是说空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服务跟不上或者被投诉多,是会面临一些硬约束的”,另一位快递从业者表示。
这种多纬度的竞争有可能在2022年让快递公司真正的开始分化,同时,电商平台和快递公司之间的关系也有发生变化的迹象,更广泛的合作或许会展开。
市场以外,政策与监管的方向或许将会进一步延续。
在周焕德看来,在这种(中国快递突破千亿)情况下,快递要从关注量的成长转变为关注质的提高,及如何从世界快递大国转变为世界快递强国的发展,这将是国家和社会各界关注的重点。整个国家邮政快递业的政策方向应会着重于快递强国的建设。
周焕德表示,2022年国家首先应该关注快递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基本民生问题,所以要从法律层面将快递服务纳入国家公共服务体系中,要由国家对其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发展,尤其要关注快递末端配送服务的规范化、可持续化问题,要在末端整合资源、规范用地、合法用工、提高效率上发力用功,促使我国快递业健康持续发展。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宋笛
编辑/樊宏伟
豪驰智能品牌橙仕汽车专注于末端配送,橙仕01、橙仕x2等多款车型获得了良好的市场表现。